余光注意到角落里有镜头,团子敏锐的看过去,和举着手机的真郝卫对上视线。

    “师兄,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真郝卫满脸无辜,他这次是真的无辜,绝对不肯背锅。

    “八师弟用餐的时候,他突然过来抢吃的,我没能及时阻止。”

    团子可以想象到那个画面。

    没人可以抗拒七师兄做的饭菜,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七师兄那些饭菜的副作用。

    表哥扛不住诱惑很正常。

    而且,向来只有温礼吓唬他们的份,他们都没法吓唬温礼呢。想及此,团子转动着眼珠子,小声嘱咐,“你多拍点,到时发渺渺一份。”

    早就看透师妹本质的真郝卫应下。

    这位厨师有些苦恼,他用的是段侠游的旧手机,内存有限,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且学会使用手机后,他在手机里存了许多人的黑历史,占据内存太大,这会手机都卡卡的。

    知晓这是饭菜副作用,团子跳下沙发,站在两人中间,一碗水端平,分别牵着两个人的手。

    “渺渺和你们都是好朋友呀,我们三个人一起玩一起看动画片吗?”

    一大一小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不要,岫岫/阿礼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团子:“……”

    【古武系统:很正常,他们现在都是三岁小孩的心态。你之前路过幼儿园的时候,不就发现有人吵架吗】

    团子想起当时的事情。当时的情况比这个还复杂。

    那是五个小朋友,两个女孩三个男孩。其中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询问余下的女孩,谁是她最好的朋友。那个小女孩说她更喜欢和没开口的那个小男孩玩。然而没开口的那个男孩更喜欢和两个小男孩玩。

    场面非常混乱,最好五个小朋友都哭了。团子在幼儿园外嘎嘎直乐。

    小女侠表示,她有丰富的处理类似事情的经验。以前二哥他们也不是没暗戳戳问过类似的话,每次都是安全过关。

    只是当下,她翻车了。

    团子震惊:“你们怎么不配合渺渺?”

    宁霁岫委屈道:“我们俩就是最好的朋友,不,你是岫岫的师姐,谁也不能抢走你。”

    温礼也委屈,只是他高挑清瘦,做出这种表情,有一点怪。

    “姐姐,我们出去玩吧,不带他玩。”

    两人分别拽住团子的胳膊,没太敢用力,可团子还是觉得脑袋变大了,还疼。

    【渺渺:呜呜呜,他们不配合我】

    【古武系统:很正常,你哥都是成年人,他们都是幼稚小鬼】

    有时候成年人更容易满足,顾澈在暗戳戳和顾澄比较时,难道猜不到团子也夸了顾澄?顾澈猜到了,可还是为妹妹的夸赞感到开心。

    反之,两个三岁小孩才不会管那么多,他们就是要宿主承认,他们才是最好的朋友。小孩也有小孩的霸道。

    团子应付不了两个霸道小孩。

    还是真郝卫看不下去了,将他们分开。

    这个看似憨厚的厨师笑道:“不用争了,师妹和我关系最好。”

    说罢,他将团子抱起来,利用身高优势,直接大步朝外走。

    宁霁岫和温礼愣住了,三秒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仰着脑袋嚎啕大哭。

    “呜啊啊啊!大坏蛋欺负岫岫/阿礼。”

    已经出了房门的团子痛苦的捂着耳朵。

    “只有八师兄哭的时候,渺渺觉得还好,可温礼表哥也哭起来,好吵啊!”

    她不敢相信再来一个人一起哭,会是什么场景。

    “幼儿园的老师们真辛苦。”

    “你也辛苦了。”

    真郝卫拍拍她的脑袋,解释,“第一个疗程差不多结束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八师弟不必再吃我做的饭了。”

    这也意味着不久后宁霁岫将彻底清醒。

    团子沉默了。

    真把自己当做三岁的八师兄很好玩,可清醒后的八师兄依旧是魔教教主啊!

    “渺渺要不要先躲避一段时间?”

    她趴在真郝卫的肩膀上,开始寻找退路。

    “去哪家住呢?还是干脆工作?等八师兄气消了,渺渺再回来。”

    真郝卫可不乐意因为这样的事情和师妹分开。

    “我反倒觉得你不必避开他,他更可能主动避开我们。八师弟啊,脸皮薄,和二师兄不一样。”

    如若发生相同的事情,纪章灼清醒后说不定还会洋洋得意,认为变成三岁小孩他依旧帅气可爱,还会拉着他们一起复盘。

    至于宁霁岫,真郝卫轻笑,“说不定到时候还得你哄他。”

    团子半信半疑。

    当天傍晚,温礼就清醒了。

    年轻的作家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迷离。

    “我应该是在做梦吧?”

    怎么可能吃顿饭心态就变成三岁小孩?

    温礼坚决不承认那个哇哇大哭的人是自己。

    守在一旁的团子和真郝卫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表哥,你睡了一下午,”团子努力挤出真诚的表情,“还在梦里拳打脚踢,说梦话,你还好吧?是不是平时太累了?”

    “可能吧。”

    温礼按着额头,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他的理智已经排除了正确选项。

    等离开顾宅,他又忍不住给顾池发消息,询问真郝卫和宁霁岫的情报。

    顾池迅速判断出温礼中招了,发给他一个微笑的表情包。

    温礼:“……”

    晚上九点多时,因没吃到真郝卫做的夜宵,宁霁岫也清醒了。

    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化作一幕幕,不断浮现在眼前。

    那张白皙稚嫩的脸浮现出红晕。

    他又气恼又羞愤,跳下床,拧开门把,跑到隔壁,‘啪啪’的拍打房门。

    “真郝卫,你给本座出来!有本事算计本座,没胆量开门吗?”

    声音很大,整个别墅的人都听到了。

    大哥二哥不在家,只有团子一人睡在二楼。

    听到八师兄的声音,她犹豫再三,还是不敢直面对方的怒火,选择爬窗户。

    她从窗台爬出去,像一只壁虎在墙体上爬行,爬到三楼,爬到真郝卫的房间外,透过窗户朝里看。

    真郝卫已经开了门,正在和宁霁岫对峙。

    小男孩气得都开始胡言乱语了,不经意间朝房间里扫了眼,和将脸蛋贴在窗户上朝里看的团子对上视线。

    宁霁岫:“顾渺渺!”

    团子:“啊哦,被抓到了。”

    开了篇新文《神医四岁半,全皇朝大佬团宠我》,团宠萌娃无cp,涉及玄学(主要是太素脉)朝堂江湖和些许基建,有皇帝爹爹堂哥堂姐表哥表姐和师兄师姐们。还没签约,所以只有红袖的读者可以搜索到,等签约全平台就可以看到,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看看,谢谢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