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总的来说,王枫对于召唤出邀月还是非常满意的,随着他神仙宗越来越壮大,宗门的管理也至关重要,而邀月,能在管理偌大的移花宫,管理能力毋庸置疑!

    虽性情冷漠、高高在上,但有着系统的限制,王枫自信还是能够掌控邀月的。

    “查看邀月的属性面板!”而后,王枫毫不犹豫的道。

    “叮,邀月的属性面板如下:

    姓名:邀月

    称号:世间第一绝色、移花宫宫主

    修为:玄皇境初期

    玄技:明玉功、移花接玉(皇品巅峰)

    玄兵:碧血照丹青(皇品巅峰)!”

    看着邀月的属性面板,王枫浑身一震,不愧是当时的女子第一高手,果然强大,最关键的是,王枫清楚,从系统召唤出来的人物,战力不能单以修为来看,无论是叶孤城还是西门吹雪,战力都远远超过他们的修为,这邀月,只怕也是如此。

    嗡!

    也就在王枫感叹之时,大殿之中的虚空猛然一阵颤动,紧接着,一道身着白衣的人影从虚空之中飘然落下,她衣炔飘飘,宛若乘风;她白衣胜雪,长发如云;她风姿绰约,宛若仙子。

    看到其容颜之时,王枫都浑身一震,一时间,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邀月之容颜,其身上似乎与生俱来便带来一种慑人的魔力。

    “邀月,见过宗主!”

    一道灵动飘渺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彻,看着这道如仙般绝美身影对自己低下头颅,不得不说,此刻王枫心中也是升起一股自豪之感。

    “不必多礼,以后你便随侍本宗身旁!”王枫打量着邀月,点了点头,出声道。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两人,痴情于剑,而且剑出必染血,不适合跟随在他身旁,玄刹大魔倒是合适,但身旁只带着玄刹大魔,王枫也不放心,他这小身板,目前可扛不住玄刹大魔的一掌。

    “是,宗主!”邀月恭声道,脸色依旧是那般冷漠,毫无一丝波澜。

    听着邀月的声音,王枫心中感慨,此声冷漠无情,却又清柔娇美,若傲月没有这般冷、这般狠,单以其容颜乃至美妙动人的声音,怕是足以引动天下男人追逐,但若如此,她便也不是邀月了。

    “你且先下去,待本宗要外出之时,你在随侍身旁!”王枫出声道,虽然邀月美艳动人,但冷得令他发颤。

    “是!”

    闻言,邀月恭敬一礼,而后娇躯一动,整个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邀月离去,王枫静下心来,开始查探起自己的修为与熟悉自己体内的力量。

    ............

    另一边,邀月在出了宗门主殿之后,便随便找了一座阁楼住了进去,而此刻,恰好玄刹大魔也刚从旁边的阁楼中出来。

    “奇怪,这神仙宗不是上古隐世大宗嘛?怎么就那几个强者?其他强者呢?按理说,上古隐世大宗不应该只有这几个人啊!”

    玄刹大魔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低声呢喃道。

    王枫让他们自行挑选阁楼,玄刹大魔可没有客气,一个个挑选,当然他看似在挑选阁楼,实际上是在打探神仙宗的底细,可让玄刹大魔奇怪的是,这些阁楼竟然都是空的,甚至连一些大殿都空荡荡。

    如果神仙宗乃是隐世大宗,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人的,要么,这神仙宗只是个空架子,真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要么,便是这神仙宗的其余强者,都尚在沉眠之中,还没有完全苏醒。

    对于隐世大宗,玄刹大魔还是略微了解的,一般情况下,真正的隐世大宗避世,宗内强者都会直接陷入沉眠之中,来减小寿命的消耗,等待辉煌大世的来临再苏醒。

    那些所谓看似隐世,实际上还在大陆之中活动的,根本不算真正的隐世大宗。

    而这神仙宗,在玄刹大魔看来,便是真正的隐世大宗,因此他更倾向于后者,毕竟这神仙宗给他一种非凡的感觉。

    在思索间,玄刹大魔也朝着邀月所在的阁楼走去,他一边低头思索,一边渐渐走近邀月所在的阁楼,他认为这座阁楼如之前的阁楼一般根本就没有人,想都不想就打算推开门走进去。

    轰!

    当玄刹大魔的手刚刚触碰到这阁楼的门之时,一股恐怖的气息猛然从阁楼之中爆发而出,这座阁楼的门在这一刻都自动打开,紧接着一道闪烁着光芒的掌印,在玄刹大魔惊惧的目光之下,朝着他悍然轰击而来!

    砰!

    猝不及防的玄刹大魔,直接承受了这道可怕的掌印,整个人直接倒飞而出,砸在远处的地板之上,整个地板瞬间四分五裂,大地都是一震。

    “再敢擅闯,死!”

    而后,一道无情缥缈的柔美之音,从阁楼中传出,在玄刹大魔耳畔炸响,而后阁楼大门自动关闭,整座阁楼再次恢复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噗!又..又一尊玄皇境强者?”

    玄刹大魔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但此时他却浑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一脸骇然的看着那座阁楼,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原本的怀疑,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看来,果然如他所想,神仙宗的大能,一个个都沉眠了,还未曾真正苏醒,这位怕也是刚刚被他打扰了之后,才苏醒的。

    想到此,玄刹大魔顿时额头直冒冷汗,他感觉自己此前一个个查探那些阁楼的行为,简直是在找死。

    此刻,玄刹大魔对于神仙宗,真正的升起一股由衷的敬畏,动不动就出现玄皇境强者,这样的宗门,他还是老老实实待着为好,否则,惊动更强者,他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才多久,神仙宗就出现了两尊玄皇境强者,说神仙宗内有超越玄皇境的玄尊境强者,玄刹大魔都是相信的。

    他看着自己重伤的身躯,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此刻他胸前左边是一道剑伤,右边是一道掌印,他堂堂玄刹大魔,一出世就直接被人按在地上捶,还真尼玛憋屈。

    关键他还不敢还手,只能默默的躲在小角落里,舔着伤口暗自疗伤。

    想到此,玄刹大魔顿时心情低落,也不敢再去探查那些阁楼,随便选了一个没人的阁楼,住了进去。

    ............

    翌日,神仙宗主殿之内,王枫唤来凌飞舞,饶有深意的道:“飞舞啊,你如今刚刚突破玄将境,一身修为还未巩固吧?”

    “是,宗主!不过师尊已然为飞舞制定了一系列巩固修为的计划!”凌飞舞一脸崇拜的看着王枫,轻声道。

    “不错,不过本宗此次让你来,是有一件事要嘱托你!”王枫点了点头,出声道,心中却暗自诧异,看来叶孤城还当真想收凌飞舞为徒啊,一向孤傲高冷的叶孤城,竟如此尽心尽力的对待凌飞舞。

    “宗主请说,飞舞万死不辞!”听到王枫的话,凌飞舞的俏脸之上,顿时闪烁着一抹认真之色,连忙道。

    “没有那么严重!本宗欲让你帮助你李庆师兄修炼!”王枫摆了摆手,出声道。

    “额....宗主,飞舞如今尚只是玄将境修为,如何教导李庆师兄修炼?”听到王枫的话,凌飞舞一愣,疑惑道。

    “本宗是想让你多与李庆对练,最好将其打个半死,只要不死,怎么打都行!”

    “原来如.....什么?”

    起先,凌飞舞听着王枫的话,还想答应,但越听她越觉得不对劲,整个娇躯更是一颤,宗主对待弟子都这么狠的嘛?

    难不成宗主有虐人倾向?

    王枫看着凌飞舞整个娇躯都在颤抖,一张俏脸上更满是煞白,顿时知道这妮子想岔了,解释道:“你李庆师兄虽为凡人,但其体质不凡,只不过还未曾激活而已,一旦激活,必将惊艳世间!”

    “而想要激活你李庆师兄的体质,必须外部击打刺激才能够激活!”

    听到王枫的解释,凌飞舞恍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她有些将信将疑,什么体质需要受虐来激活?

    “你若不信,可以试一试,只要不将你李庆师兄打死,哪怕再重的伤,不用多久,你李庆师兄都能活蹦乱跳!”

    “是,宗主,弟子这便去帮助李庆师兄!”听到王枫的话,凌飞舞没有再迟疑,冲着王枫恭敬的行了一礼,而后走出大殿,前去寻找李庆。

    对于王枫的话,凌飞舞是绝对的信任的,但这毕竟太过奇怪,因此凌飞舞打算先试一试,若当真如宗主所说,她身为师妹,必定倾尽全力,助李庆师兄激活体质。

    看着凌飞舞离去的背影,王枫眼眸闪烁过一抹深邃,轻喃道:“李庆,希望你能抗得住,一旦你激活龟灵玄仙之体,才有资格坐稳神仙宗大师兄的位子。”

    ..........

    “不知飞舞师妹找师兄何事?”李庆所在的阁楼中,李庆一脸疑惑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凌飞舞,询问道。

    “师兄,得罪了!”

    凌飞舞并没有回答,而是冲着李庆一抱拳,柔声道,紧接着体内玄气涌动,一双纤纤玉手探出,猛地朝着李庆拍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