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相境初期巅峰的凶猛威势,从陈锋身上迸发而出,席卷整个凌云宗,让整个凌云宗都震动不已,所有凌云宗的弟子,都能够感受到这股可怕的威势中,蕴含的滔天怒火!

    “发生了何事?宗主竟然动了如此滔天之怒?”

    “尔等还不知道嘛?大师兄陈辛被人在我凌云宗杀了!”

    “什么?竟有此事?”

    “天啊,何人如此嚣张,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凌云宗的所有弟子,议论纷纷,一些弟子更是愤怒不已,他凌云宗可是这星耀山脉外围的大宗,竟然有人敢欺到他们头上,真是不知死活!

    尽管有很多凌云宗的弟子看不惯陈辛这个大师兄,但这一刻,几乎所有凌云宗的弟子,都同仇敌忾,对于那位敢于挑衅他们凌云宗的人,愤恨不已!

    “死!”

    在凌云宗主路之上,陈锋一双猩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邀月,在这一刻,邀月的美貌,在陈锋面前失去了重要,此时的邀月,在他眼中根本不是绝世美人,而是杀子仇人!

    他低吼一声,猛地伸手,宽厚的手掌之上,凝聚出磅礴的玄气,那可怕的玄气波动,使得虚空都以肉眼可见的姿态扭曲起来,其整个手掌之上,更是绽放璀璨的光芒!

    轰!

    随着陈锋一掌拍出,可怕的力量波动悍然涌动而出,宛若惊涛骇浪般,朝着邀月席卷而去,磅礴的玄气直接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掌印,以无匹之势,冲击而出。

    看到陈锋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势,在场的诸多凌云宗弟子脸上都浮现出一抹自豪之色,这便是他们凌云宗的宗主,闻名整个星耀山脉外围的顶尖强者。

    在自豪的同时,这些弟子看向邀月的目光中,也是充满着惋惜之色,他们没想到,邀月这等世间难有的绝色,竟做下如此蠢事,得罪了他们凌云宗,导致香消玉殒。

    在始一见到邀月之时,在场所有的凌云宗弟子,都垂涟不已,哪怕是一些女弟子,都为之倾倒,可这绝美的女子,此时却即将死在他们宗主的掌下,真是可惜啊!

    邀月这般女子,如昙花一现般,深深的印刻在他们的脑海中,哪怕邀月即将死去,他们这一生,怕是都无法忘却邀月之容颜!

    在场之中,唯有王枫以及玄刹大魔,还有李黑依旧保持着平静,玄刹大魔以及李黑脸上,甚至都浮现出一抹冷笑,区区入相境初期巅峰,竟敢对一尊玄皇境高手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嗡!

    在陈锋那道恐怖的掌印即将落在邀月的娇躯之上时,邀月那一双美眸寒芒乍现,一缕强悍的气机,从她身上扩散而出,震动周围的天地。

    这一缕凌厉而可怕的气机,在这一刻,好似化作一柄锋锐无比的长剑般,朝着那一道巨大的掌印斩去!

    轰!

    那足以让任何一位入相境高手都震动的可怕掌印,在触碰到那一缕气机之时,顿时宛若纸糊般,轰然崩碎,那磅礴的玄气,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原本震动不已的天地,在这一刻,重新归于平静!

    “怎.....怎么可能?”

    当这一幕出现之时,陈锋瞳孔瞪大,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其惊呼之声,在这一片区域中炸响。

    凌云宗的诸多弟子与长老们,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不是出现幻觉!

    “嘶!”

    而后,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从这些弟子与长老们口中发出,他们的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前一秒,他们还在为邀月这等绝世女子香消玉殒而惋惜,下一秒,老天却仿佛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他们凌云宗的宗主,入相境初期巅峰的高手,名震整个星耀山脉外围的存在,含怒一击,竟然被这绝色女子如此轻易的抹除,甚至这女子都未曾出手过,只凭借一缕气机,便将他们宗主的含怒一击给轰灭,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惊颤之后,陈锋强行压下内心的怒火,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邀月,出声询问道。

    邀月这恐怖的实力,让陈锋不敢轻举妄动,他很清楚,自己刚才那一击,并没有丝毫的留手,可即便如此,依旧被邀月以一缕气机破除,这等实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够对抗的!

    丧子之痛,几乎让他失去理智,但邀月的可怕实力,还是让他恢复了一点理智!

    只不过,邀月并没有理会陈锋,依旧静静的立在王枫身旁,丝毫不为所动,那清冷孤傲的姿态,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实际上,邀月只是在等待王枫的命令而已,在王枫没有明确要击杀陈锋之时,邀月还不敢擅自主张的将陈锋击杀。

    她虽然冷傲狠辣,但被王枫召唤出来之后,她清楚的知道王枫乃是一位无上之存在,掌握着她之命脉。

    从前,她未曾有过一位惧怕之人,但此刻,王枫,成了她唯一惧怕的存在!

    “本宗就不信,你当真如此之强!”

    邀月的冷傲姿态,让陈锋恼火不已,他甚至脑补出邀月的实力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强大,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轰!

    他再次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威势,这一刻,他全身的力量都涌入手掌之中,使得他的手掌上,绽放璀璨的光芒,他猛地一掌拍击而出,比之前更加可怕的掌印刹那凝聚而出,朝着邀月轰击而去!

    “杀了吧!”

    看到陈锋再次出手,王枫摆了摆手,淡漠道,他本来还想留着陈锋,好好了解一番星耀山脉乃至整个耀日帝国之事,但既然其如此不识时务,那留之何用?

    整个凌云宗这么大,何愁找不到人询问,只不过没有陈锋知道得多罢了!

    听到王枫的话,邀月那玲珑有致的娇躯之上,猛地绽放一股寒意,那可怕的寒意,使得虚空中,都结出一根根冰晶,这些冰晶呈现尖锥状,寒芒乍现,令人心颤!

    紧接着,邀月伸出纤纤玉手,轻轻一拍,这些冰晶,刹那间激射而出,那无与伦比的锋芒,将虚空都撕裂了,一道道细小的虚空裂缝,浮现在这天地之间!

    轰!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些冰晶悍然与陈锋的那一掌撞击在一起,可怕的锋芒,直接将陈锋的这一道掌印搅成粉碎,而后,继续势如破竹的朝着陈锋射去,那可怕的锋芒,即便隔着极远的距离,都刺痛着陈锋的肌肤!

    看着那些恐怖的冰晶激射而来,陈锋脸色大变,眼中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体内的力量不断的涌动而出,将自身包裹住,他的身形更是不断的向后退去,想要逃开那些冰晶的封锁!

    然而,他的挣扎注定是徒劳无功,那些冰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刺穿了他的身躯,他那锋芒布下的玄气防护,连一秒都挡不住,便直接被刺破了。

    噗!

    陈锋瞳孔瞪大,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他低头看了一下胸口前的几个血洞,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指,指了指邀月,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出声,整个人的意识便陷入了黑暗之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砰!

    一声巨响炸响,陈锋倒地的那一片地面,顿时四分五裂,碎石飞溅,虚空中,都飘起一朵朵冰晶花瓣,好似在为这位凌云宗之主、星耀山脉外围的顶尖强者送行一般。

    “宗.....宗主死了!”

    “我...我等该怎么办?”

    当凌云宗的诸多弟子乃至长老们,看到他们心中的顶梁柱成为一具尸体之时,脸上浮现着惊惧之色,整个身躯都因恐惧而不断的颤抖着。

    他们齐齐倒退数步,来缓解自己内心中的恐惧,此时,邀月那惊艳世间的绝色,给他们的感觉,只有恐惧,而无之前的悸动!

    他们的宗主可是入相境初期巅峰的高手啊,竟然被这绝色女子如此轻松的击杀,甚至他们的宗主,根本毫无一丝抵抗之力,这绝色女子得强到何种程度,才能做到这一步?

    他们更担心的是,邀月击杀了陈锋之后,会继续找他们的麻烦,连宗主都挡不住这绝色女子,他们,又岂能挡得住?

    “宗主!!”

    “你敢杀我凌云宗宗主,我凌云宗上下数千口人,定然不会放过你!”

    就在这死寂的时刻,一位凌云宗的长老,猛地扑到陈锋的身上,低吼道,那一双眼眸中,闪烁惊人的恨意,好似要将邀月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杀了!”王枫淡漠的瞥了一眼那位长老,再次出声道。

    闻言,邀月伸手一指,一点寒芒乍现,紧接着,那长老的眉心顿时出现一道空洞,贯穿了他的整个脑袋,鲜血淋漓,整个人直接倒在了陈锋身上!

    “凌云宗,就地解散,此后,这耀日帝国内再无凌云宗!若想找本宗报仇,随时欢迎!”王枫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凌云宗弟子与长老们,淡漠道,那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让诸多凌云宗的弟子浑身一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