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枫三人的背影,李黑深邃的眼眸中闪烁过一抹精芒,他默默的跟在王枫三人身后。

    感知到李黑的跟从,王枫嘴角一勾,也没有着急拉李黑入伙,等处理完凌云宗之事,再慢慢与李黑沟通。

    .............

    陈辛今日很不爽,身为凌云宗首席大师兄的他,今日竟然被自己的父亲,当着诸多长老的面喝斥,说他不够努力,未能突破玄将境,导致凌云宗如今面对即将开启的封魔大会,处境很是尴尬,没有弟子挑起大梁。

    陈辛带着几个狗腿子,走在凌云宗的主路上,那浑身散发的阴翳气息,让诸多凌云宗的弟子纷纷避让,明眼人都能看出陈辛此刻的状态,他们可不敢触陈辛的眉头。

    “大.....大师兄!”

    就在这时,一道口齿不清的话语,让陈辛本就不爽的心,更为恼火,他一巴掌拍在身旁开口的那位弟子脑袋上,怒斥道:“废物,说个话吞吞吐吐。”

    被拍的那名弟子不敢发怒,指了指前方说道:“大师兄,你看!”

    “啪!”

    “看个屁,这凌云宗,有何人值得本公子正眼相看?”

    陈辛再次拍了一掌那弟子,喝斥道,不过话虽如此说,但他还是顺着这名弟子指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陈辛顿时愣住了,眼眸之中爆射一抹邪光,整个身躯都因激动而不断的颤抖着。

    这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陈辛一脸痴呆的轻喃道,前方那一道摇曳的娇躯,仿佛占据了他所有的目光,在那一道美丽无比的身影之下,他的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此时,他只想将这名女子揽入怀中。

    他整了整衣袍,揉了揉脸蛋,露出一抹自诩温和近人的笑容,朝着那一道美丽的身影大步走去。

    “不知这位师妹要去哪里?本公子乃凌云宗首席大师兄,师妹若有事,不妨跟本公子说,但凡是凌云宗内的事,本公子都能帮你解决!”

    王枫看着面前一脸臭屁的陈辛,嘴角微微一扯,这特么得是多大的心,才敢来挑衅邀月啊?

    在王枫身旁的玄刹大魔,更是一脸怜悯的看着陈辛,苦命的孩子,他怕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等人物?

    “啪!”

    陈辛那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邀月,目光中闪烁着令人难以直视的炙热,只是,让陈辛没想到的是,在他如此温暖的笑容之下,那名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子,竟然抬手就是一巴掌!

    砰!

    陈辛整个人瞬间被这一巴掌给拍飞出去,砸在远处的地面上,使得整个地面都四分五裂,碎石飞溅,原本还算好看的陈辛,整张脸都肿成猪样,嘴角更是不断的流出一缕缕鲜血。

    “大师兄!”

    “大胆,你竟敢伤我凌云宗大师兄!”

    “你找死!”

    如此变化,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陈辛的狗腿子此时方才反应过来,两个连忙跑到陈辛身旁,将其扶起,还有好几个则是怒视着邀月,浑身力量不断的涌动,大有要将邀月擒拿,等候陈辛发落的架势。

    “敢....赶动本..本公子,你...给蓝不要脸!”被两名弟子搀扶的陈辛,此时怒火滔天,一双愤怒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邀月,口齿不清的说道。

    在凌云宗内,他说一,就没人敢说二,这女子,竟然如此对他,真是找死!他本想与翩翩公子之态与其处之,既如此,那便莫要怪他了!

    “给....给本...公子上,将这女子擒下,本..本公子...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辛艰难的说完这一句话,而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邀月,一想到如此美丽的女子将被他拿下,哪怕此刻脸颊生疼无比,他都兴奋得难以自己。

    “是,大师兄!”

    听到陈辛的话,几位狗腿子连忙恭敬道,而后一脸狞笑的看着邀月,并缓缓的朝着邀月包围而来。

    “忍不住,就别忍了!”感受到身旁不断的爆发出一股冷冽的寒意,王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轻叹道。

    这些人,自己找死,可怨不得他!连身为邀月宗主的他,都不敢调戏邀月,这群人,真是不要命。

    邀月,是能随便调戏的?

    轰!

    当王枫的话音落下之后,一股彻骨的冰冷气息,瞬间从邀月的身上迸发而出,周围的温度,在这一刻下降到了零点,让在场之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紧接着,邀月那纤纤玉手并拢成指,轻轻划了数道痕迹,数道光芒刹那疾驰而过。

    那些朝着邀月包围而来的弟子,在此刻纷纷停了下来,眼眸瞪圆,有微风拂过,几颗人头,顿时滚落在地。

    砰!

    本来激动难耐的陈辛,看到那几颗人头,直接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轰响,他浑身不断的颤抖,只不过,不在是此前的兴奋,而是恐惧。

    他这几名狗腿子,不敢说很强,但也是通灵境初期的凌云宗弟子,竟被人如此轻易的击杀,甚至他都不知道这几名弟子什么时候被杀的,这让他如何不惊恐?

    “你......你竟敢杀我凌云宗弟子?”极度的恐惧,甚至让陈辛克服了因剧痛而口齿不清的问题,惊呼道。

    噗!

    只不过,当陈辛的惊呼声刚刚响起之时,一道光芒划过,其脖子上,顿时血如泉涌,陈辛的整个眼眸瞪大,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自家地盘上被人杀了,他可是凌云宗的首席大弟子啊,未来一片光明,怎么会死?怎么能死?

    只可惜,陈辛后悔也来不及了,他的意识已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嘶!陈师兄竟然被杀了?”

    “天啊,此女竟如此猖狂,敢在我凌云宗内杀我凌云宗首席大师兄?”

    “出大事了啊,陈辛一死,宗主必然暴怒!”

    “不知死活,在我凌云宗内如此嚣张,这些人的下场,必将极其凄惨!”

    在远处围观的凌云宗弟子,此时纷纷惊呼,有的愤怒不已,认为邀月太过嚣张;有的惊颤,陈辛之死,必将引起整个凌云宗动荡;还有的,脸上则露出一抹快意之色,看向陈辛尸体的目光中,浮现着浓浓的恨意。

    在这些弟子中,有数道身影浑身颤抖,而后猛地直接跑开。

    相比于这些凌云宗弟子的震撼惊惧,王枫与玄刹大魔两人倒是无比的平静,敢调戏邀月,仅仅只是死亡的代价,都算是好的了,王枫可是清楚邀月有多么的狠。

    而在王枫等人身后的李黑,此时同样动容不已,看向邀月的目光中,闪烁着一缕精芒。

    “这星耀山脉外围,竟然出了这等人物?身边竟然跟着一尊玄皇境高手!”

    李黑一双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王枫,心中低语。

    此前邀月没有展露丝毫的气息,导致他也没有看出邀月的修为,但现在,邀月虽然摧枯拉朽的击杀陈辛等人,但还是让他这位曾经的玄帝境巅峰大能给察觉到了邀月的修为气息。

    这让李黑心中对于王枫等人的来历,无比的好奇,他潜伏这凌云宗如此之久,很清楚,在这凌云宗乃至整个星耀山脉外围,根本就没有玄皇境的强者存在。

    而且,在这小地方中,玄皇境高手都足以称霸一方,哪怕是耀日帝国,对一尊玄皇境高手,都得客气三分,可现在,这等高手,竟然毕恭毕敬的跟随在王枫身旁。

    如此诡异的状况,哪怕是李黑都动容不已。

    “莫非此人是古老世家的子弟?”李黑眼眸一眯,深深的看了一眼王枫,暗自猜测道。

    “何人敢动我儿?”

    也就在这时,一道震动整个天地的怒吼之声,猛地响彻四方。

    紧接着,数道身影徒然从空中飘落,立在王枫等人的面前。

    “陈辛我儿!”

    凌云宗宗主陈锋始一降落此地,便看到直挺挺躺在地上的陈辛,浑身猛地一颤,一双虎目之中,都有些晶莹,他颤抖着身躯,缓缓走向陈辛,一双宽厚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陈辛的脸颊。

    他就这一个儿子啊!虽然早上刚刚对其喝斥,但也不过是因为封魔大会的压力,而让其烦躁而已,实际上,对于自己儿子的修为进度,陈锋还是很满意的!

    可他没想到,仅仅只是片刻,自己竟然与陈辛天人两隔。

    “是你,杀了我儿?”

    陈锋猛地抬头,一双闪烁着惊人杀意的虎目,死死的盯着邀月,魁梧的身躯之上,弥漫着强悍的威势,使得周围的空间,都在轻轻颤抖着。

    那宛若一头发怒狂狮般的陈锋,让诸多凌云宗的弟子都惊颤不已,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宗主如此疯魔的状态,那一双猩红的眼眸,好似要噬人一般,令人不敢直视。

    面对陈锋的质问以及凌厉的杀意,邀月依旧神色淡漠,她甚至都没有去看陈锋,而是双手抱胸,静静的立在王枫身旁。

    “找死!”

    看到邀月如此蔑视的姿态,本就怒火滔天的陈锋,顿时忍受不住了,浑身上下猛地爆发出狂暴的威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