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具鲜血淋漓的尸体,给王枫的话语带来极大的威慑力,导致在场的所有凌云宗弟子,都是心神颤栗,哪怕有一些弟子乃至长老极度不甘凌云宗就此解散,也不敢反驳丝毫!

    王枫眼神淡漠的扫视了一眼在场诸多凌云宗弟子,他本想将整个凌云宗都覆灭,斩杀殆尽,但考虑到这凌云宗内,终究有一些弟子,本性善良,若全杀,未免有些太过残忍!

    再者,以这区区凌云宗,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就算没有斩草除根,他们也无法对他神仙宗造成威胁,这一点,王枫还是有自信的。

    若是能够对他神仙宗造成威胁,哪怕再不忍,王枫都会斩草除根,他可不想因为一丝善念,而害了自己的神仙宗弟子们。

    而后,王枫没有在继续待在这凌云宗内,直接带着邀月、玄刹大魔以及李黑三人离去。

    “若让本宗发现凌云宗未曾解散,如同此石!”

    一道冷漠无情的话语在这天地之中炸响,紧接着,一道冷芒闪烁而过,在凌云宗内的一块巨石,刹那间砰的一声,直接四分五裂。

    那炸开的碎石,让在场的凌云宗弟子狠狠一震,眼眸之中流露出惊恐之色,连他们凌云宗的宗主都不是此人的对手,他们这些弟子,如何能够违抗得了王枫的话?

    “难道我等真就这样解散了?”一名凌云宗的长老,满脸不甘的说道,眼眸之中闪烁着阴狠之色。

    此前,王枫在,他不敢言语分毫,但现在王枫不在,他自然就心思活跃了些,他凌云宗难不成真就凭此人一句话就解散?那他们这些人,在这星耀山脉外围的名声,也就臭了。

    当然,还有一点便是,这位出声的长老,乃是凌云宗内除宗主陈锋以及大长老之外的最强者,如今这两位都不在,若是凌云宗没解除,他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凌云宗的新任宗主!

    “不解散又能怎样?以此人如此狠辣的心性,若我等继续将这凌云宗维持下去,必然遭到此人的报复,届时,我等便只有死路一条!”另一位凌云宗长老面色难看的说道。

    作为凌云宗的长老,就没有一个愿意将这凌云宗解散的,拥有一个小有名声的宗门长老身份,那地位可不一样。

    否则,他们这玄将境的修为,放眼整个耀日帝国,根本不算什么,也只有在这星耀山脉外围,他们才能靠着凌云宗狐假虎威。

    当那位长老话语落下后,在场的凌云宗长老顿时都沉默了,是啊,他们就算再不甘又能如何?挡不住那位,若继续维持凌云宗,之后那位清算之时,他们绝对死定了。

    “各位长老,后会有期!”

    在这沉默的时刻,有几名凌云宗的弟子,冲着那几位长老行了一礼,出声道。

    这几位弟子实在扛不住王枫最后那句话的威慑力,在他们看来,有那位的威胁,这凌云宗注定解散,继续留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在这几名弟子话音落下之后,在场的一些凌云宗弟子,也顿时动摇了,渐渐生出了离开凌云宗的念头。

    “尔等就如此不待见我凌云宗?那人才只是刚刚威胁而已,尔等就立马想离开?”那位此刻凌云宗最强的长老,看到这几位弟子如此着急,顿时眼眸闪烁过一道寒芒,冷哼道。

    “不离开,留着干嘛?有着那位的威胁,这凌云宗注定只能解散!”听到那位长老的话,一名弟子壮着胆子出声道。

    如今这凌云宗已经形同灭门,这几位长老,也没什么地位了,因此,这几名想离开的弟子,胆子也大了。

    “好胆!本长老岂是你这区区弟子能够质疑的?”那位长老顿时一怒,本就因王枫的威胁而满肚子怒火的他,刹那间出手了,狂暴的玄气波动,凝聚成一道拳印,朝着那名弟子轰击而去!

    强悍的力量,刹那间将那名弟子镇压,那一道拳印,直接洞穿了那名弟子的身躯,可怕力量炸开之时,导致那名弟子的身躯也直接炸开,血肉横飞,其所在的区域,好似下起了血雨。

    如此变故,让本想离开的其他几名弟子,吓得浑身发抖,连连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本长老........”

    “陈锋何在?”

    正当那位长老准备说些什么之时,一道宛若洪钟之音,在整个凌霄峰上空炸响,紧接着,在诸多凌云宗弟子震撼的目光下,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刹那间降临凌霄峰上空!

    这群人影始一降临,便有一股宛若巨山般的威压,席卷整个凌霄峰,镇压在凌云宗的诸多弟子身上,使得他们浑身都在颤栗!

    几位凌云宗的长老,眼眸都瞪圆,整个人都吓得不轻,在他们感知下,那群人,竟然基本都是玄将境以上的强者,为首的那位,更是深不可测,只是一眼,便让他们整个灵魂都在颤栗!

    “前....前辈,不知降临我凌云宗,所为何事?”那位凌云宗最强的长老,朝着为首的那位魁梧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颤声道。

    那谦卑恭敬的模样,俨然没有之前对自家宗门弟子出手时的狠辣,判若两人。

    “你是陈锋?”

    长麟侯林天雄淡漠的瞥了一眼那名长老,沉声道。

    降临凌云宗的这群人,正是为子报仇的长麟侯林天雄与其麾下长麟军!

    作为耀日帝国侯爷之尊,长麟侯虽然甚少踏足这星耀山脉,但对于这星耀山脉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若想要寻找杀死他儿子的凶手,只能找这星耀山脉中的土霸主。

    “不...不是,我凌云宗宗主陈锋已死!”长麟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让那位长老更是敬畏,连忙道。

    “本侯问你,你可知本侯之子被何人所杀?”听到凌云宗宗主死去的消息,长麟侯脸上没有一丝的波澜,直接出声询问道。

    区区凌云宗,根本入不得他之眼,哪怕是一宗之主又如何?在他长麟侯面前,也是如蝼蚁般,他此刻只想知道自己的爱子,究竟被谁所杀。

    “不知,前辈之子是....?”

    “本侯,耀日帝国长麟侯,本侯之子,林云一!”

    “什么?”

    “嘶!”

    当长麟侯的话语落下之后,那位长老以及在场的凌云宗弟子,顿时面色大骇,惊颤的看着长麟侯。

    他们没想到,堂堂耀日帝国侯爷,竟然会降临他们凌云宗。

    他们凌云宗在这星耀山脉中,看似称王称霸,威震一方,但在耀日帝国高层眼中,犹如蝼蚁一般,哪怕只是一位侯爷,都足以轻松覆灭他们凌云宗。

    更让他们惊惧的是,竟然有人敢击杀长麟侯之子?究竟是何人,有如此大的胆子,但对一国侯爷之子出手?

    那位凌云宗的长老,在震撼之后,脸色也阴晴不定了起来,而后,他狠狠一咬牙,眼眸之中闪烁过一抹狠辣之色。

    “侯爷,我知道是何人杀了您的儿子!”他恭敬的冲着长麟侯一拜,朗声道,整个身躯,都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着。

    “说!”

    一道蕴含着无穷杀意的声音刹那炸响,宛若惊雷般,震撼人心。

    “此前,我凌云宗曾探知到云一小侯爷进入这星耀山脉,但我等未敢打扰云一小侯爷,却没想到,云一小侯爷竟然被那人所害,此人实在罪大恶极!”

    “那人此前刚刚来过我凌云宗,一来便直接杀了我凌云宗宗主,在这星耀山脉中,也只有此人,有最大的可能,敢杀云一小侯爷!”

    那名长老的脑袋几乎要低到地上,他强忍着心中的慌乱,出声道。

    “此人是谁?”

    长麟侯眼眸一寒,厉声询问道。

    他如何看不出这位凌云宗长老的慌乱,他更加知道这凌云宗长老怕是想要利用他为凌云宗宗主报仇,不过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想找出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

    正如这长老所言,整个星耀山脉外围,以凌云宗为最,那人敢一上来就直接击杀凌云宗宗主,可见其行事肆无忌惮,也有那个实力能够杀死他的爱子,因此这人的嫌疑最大。

    长麟侯宁可错杀,都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杀害他爱子的凶手。

    当然,若那人不是凶手,这名凌云宗的长老,乃至整个凌云宗,都将承受他长麟侯的怒火。

    “那人并未透露任何姓名,其人神秘无比,我等此前从未在这星耀山脉外围见过!不过,此人之前离去时,曾令我凌云宗就此解散,一旦我凌云宗未曾解散,且大肆张扬,必能引出此人!”

    听到长麟侯的话,这名长老低下的脸上闪烁过一抹喜色,强忍着激动的心,出声道,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一旦成功,不仅能借长麟侯之手灭掉那人,更有可能攀上长麟侯的高枝,就此飞黄腾达。

    “噗!”

    只不过,就在此人臆想之时,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脑袋飞离了自己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地上,再没有任何喘气的机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