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长麟侯林天雄不带丝毫情感的看向老管家,厉声喝道。

    那冷漠无情的样子,让老管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在他跟随长麟侯这数百年间,还是首次看到长麟侯露出这种状态,他知道,这是长麟侯处于绝对暴怒的状态中。

    “云一少爷在追杀凌家大小姐的过程中,于星耀山脉外围,被人杀了,在那里,只找到云一少爷的尸骨!”

    “是谁?”

    “目前暂不知晓,场中,除了云一少爷的尸首之外,还有跟随云一少爷的六位侍卫,除此之外,没找到凌家大小姐的身影!”

    尽管老管家没有明确说,但林天雄如何不知老管家话语之中的意思,他眼眸一眯,一抹冷芒划过,他没想到不过覆灭区区一个凌家,竟会导致自己唯一的儿子身死。

    “将长麟军调来,本侯亲自去接云一,让那些杀害云一的凶手,为其陪葬!”林天雄冷声喝道。

    听到林天雄的话,老管家浑身一震,惊诧的看了一眼林天雄,连忙道:“侯爷,没有陛下的旨意,长麟军不可轻动啊!”

    作为跟随林天雄数百年的老管家,王老如何不知长麟军虽然名义上受长麟侯指挥管辖,但实际上长麟军的真正归属,乃是那位至高无上的陛下,若没有那位的支持,单凭长麟侯一人,怎么可能将长麟军发展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长麟军虽不敢说位列整个耀日帝国顶尖军队,但却也是名镇一方的军队,整个长麟军共五百人,每一位军士都是玄将境的存在,更有十名入相境军长,实力足以比得上耀日帝国境内一些中等的宗门了。

    “本侯唯一的牵挂都没了,本侯还在乎什么?”听到老管家的话,林天雄瞥了一眼老管家,冷声喝道,那眼眸之中闪烁着无匹的寒意,让老管家浑身一抖,不敢在怠慢,直接去调动长麟军。

    片刻之后,老管家带着一群身穿红色鳞甲的军士,出现在长麟侯府之中,当这群红色鳞甲军士出现之时,整个长麟侯府顿时弥漫着一股凌厉的杀伐气息。

    “参见侯爷!”

    一道震动整个长麟侯府的声势,徒然在长麟侯府上空炸响。

    “随本侯走!”

    “是!”

    长麟军没有废话,直接跟着林天雄,腾空而起。

    老管家看着这一幕,轻叹一声:“侯爷,这一次,你怕是触到陛下的逆鳞了啊,哪怕事出有因,回来之后,也难逃降罪!”

    而在老管家感叹之时,长麟侯府周边的耀日帝国达官显贵们,也被长麟侯这异常的举止给惊动了。

    “发生了什么事?长麟侯竟敢私自调动长麟军?”

    “给本侯查,究竟是何等大事,能让长麟侯犯下如此之大不韪!”

    “长麟侯此次之后,罪责难逃啊!”

    .............

    耀日城门,皇都卫军统帅,王侯境高手的李清尘如往日那般巡视整个城门,屹立于城门之上的他,看着繁荣强盛的耀日皇都,心中升起一股敬畏,在那位至高无上的陛下的带领下,这些年,耀日帝国发展得越来越壮大。

    咻!

    却在这时,一阵破空声打断了李清尘的感叹,他凝眸望去,顿时一惊,身形一动,直接浮于半空之上,沉声喝道:“长麟侯,你私自调动长麟军,已是大不赦之罪,还敢踏出皇城?莫要自误,速速离去!”

    来者,正是急于为子报仇的长麟侯与长麟军。

    “李统领,本侯有要事,你让开,本侯欠你一个人情!”林天雄强忍着内心澎湃的杀意,温和的冲着李清尘说道。

    “若是往日,本统领很乐意得到长麟侯的一个人情,但此时,怒本统领无法答应!”李清尘沉声喝道,他不知道长麟侯抽什么风,竟敢私自调动长麟军,还敢踏出皇城!

    耀日帝国的王侯,是可以随意出入耀日皇城的,但与军队一起,就需要得到陛下的旨意,否则行同谋反,而长麟侯此举,更是天大之罪。

    “本侯唯一的儿子死了,本侯若不能将他风光接回,岂配为人父?本侯若不能为其报仇,将害他之人碎尸万段,岂配为人父?”

    “李清尘,你也是为人父,应该能理解本侯的心情吧,若你的儿子死了,你还会如此冷静的站在此地,跟本侯这般说话?”

    “本侯知此举愧对陛下之信任,但本侯唯一的儿子死了,本侯生不如死,待本侯接回云一,为其报仇,必定跪在陛下面前请罪!”

    林天雄脸上浮现出一抹悲怆之意,冲着李清尘怒喝道,他的怒吼声在这城门之处炸响,惊动了在场所有人。

    “嘶,竟有人敢击杀长麟侯之子?”

    “难怪这长麟侯竟如此发疯!”

    “是啊,整个皇都谁不知道那林云一乃是长麟侯唯一的逆鳞!”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有如此胆子?”

    “嗤,不知死活之辈罢了,挟持林云一,还能让长麟侯顾忌,但杀了林云一,只会让长麟侯疯魔!”

    整个城门口之处的强者,在听到长麟侯的怒吼之声后,都是脸色大惊,接头交耳的议论道。

    皇都卫军统帅李清尘,在听到长麟侯那悲怆的怒吼之声后,也是面色一惊,就连他都没想到,竟然长麟侯如此疯狂,竟是因林云一之死。

    他顿时沉默了,正如林天雄所说,他也是为人父,更加能理解林天雄那几近癫狂的姿态,换做有人敢杀他的儿子,他怕是会如同林天雄这般疯狂。

    在这修炼界中,亲情,既重又轻!有人视亲人如逆鳞,若动之,必疯魔;而有人视亲人如无物,甚至亲手残害。

    而如他与长麟侯,皆是前者之人。

    “莫逼本侯对你动手!”长麟侯看到李清尘依旧沉默,一脸淡漠的喝道,没有谁,能阻止他接回他的儿子。

    “放行吧,其子之死,让其失去理智,虽有冒犯,但情有可原!让其回来之后找朕!”

    就在李清尘犹豫纠结之时,一道威严宏大的声音,在李清尘的耳畔响起,让李清尘浑身一震,朝着耀日皇宫的方向恭敬一拜。

    看到李清尘如此状态,长麟侯也同样虎躯一震,眼眸之中闪烁过一抹紧张之色,能让李清尘如此的,除了那位之外,再没任何人。

    “你去吧,回来之后,自己去找陛下领罪!”而后,李清尘看向长麟侯,身子一侧,让开道路,沉声道。

    “多谢陛下,天雄有罪,待接回我儿,必到陛下之前领罪,无论任何处罚,天雄都心甘情愿!”听到李清尘的话,林天雄暗松了口气,而后看向耀日皇宫的方向,恭敬一拜,低语道。

    “云一这孩子,我虽接触得不多,但也算是看其长大的,好好为其打扮一番,将其接回,莫要让其失了颜面!”看到林天雄如此姿态,李清尘轻叹了口气,出声道。

    “多谢!”

    林天雄点了点头,而后大手一挥,带着长麟军出了皇城,朝着星耀山脉气势汹汹的奔驰而去。

    “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李清尘遥望着长麟侯等人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轻叹道。

    ................

    来到凌云宗的王枫,不知道长麟侯正杀气腾腾的朝着星耀山脉奔驰而来,不过就算知道,王枫也不带慌的。

    他打量着那高耸入云的凌霄峰,眼眸之中闪烁过一缕精芒,这凌霄峰虽也气势恢弘,但与他神仙宗的宗门驻地,还远远无法相比。

    王枫并没有一来到这凌云宗,就跟傻子似的大吼,恨不得整个凌云宗都知道他来挑衅一般,他与玄刹大魔以及邀月两人,收敛一身气息,落于凌霄峰山脚下,缓步前行。

    这还是王枫自从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见到这世界的宗门,王枫自然是好奇无比,而且,正好他如今也创建了神仙宗,正好看看别人都是怎么管理宗门的。

    “啪!啪!”

    也就在这时,王枫猛地眉头一皱,他看向传来皮鞭抽打之声的方向,那是一片朴素的房屋群,想了想,王枫带着玄刹大魔与邀月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倒也不是王枫想多管闲事,而是他想更加深刻的知道这凌云宗,究竟是否当真那般霸道!

    他虽明白斩草除根的道理,但毕竟一宗之人,如此之多,他身为蓝星穿越人士,心中始终保持着一丝善意,又岂能说杀就杀了这么多人。

    王枫三人寻着声音来到一座房屋前,这座房屋的大门敞开,让王枫三人能够清晰的看到此刻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当然,就算这大门没开,以王枫三人的修为,也能清晰的感知到。

    只见,在那院子里,一位身穿朴素道袍的年轻男子,正嚣张跋扈的抽打着躺在地上,缩卷成一团的瘦弱身影,那心狠手辣的模样,让王枫看得眉头直皱。

    那年轻男子,修为已达到玄脉境,而那被打的瘦弱身影,才不过筑基境巅峰,如何能够抗得住玄脉境强者如此鞭打?在这样打下去,这瘦弱身影,便只有死路一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