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这老家伙,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谨慎!”玄刹大魔在王枫身旁冷笑低语,只是其眼眸深处闪烁而过的冷芒,诠释了他内心中的不平静。

    “你如何逃出耀日大帝的封印?”王枫瞥了一眼身旁的玄刹大魔,低声询问道。

    王枫没想到,这耀日帝国大帝,对于玄刹大魔,竟然如此忌惮,在封印了玄刹大魔之后,竟然还特意举办封魔大会,削弱玄刹大魔的力量。

    只是,王枫一想到,此刻整个耀日帝国轰轰烈烈的举办封魔大会,这封魔大会真正的主人却不在了,就莫名想笑。

    看来,这玄刹大魔在他神仙宗内看似乖巧,但实际上也不简单啊。

    王枫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玄刹大魔,暗想道。能让堂堂执掌一大帝国之主如此忌惮,甚至不惜每十年举办一次封魔大会,可想而知,这玄刹大魔,绝对没有表面上这般简单。

    “嗤,那老家伙根本不知道,这些年,本魔从来没有将精力花在疗伤上面,而是自创了一门分身术,如今被其封印的,只不过是本魔创造出来的一个分身而已。”

    听到王枫的询问,玄刹大魔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之色,不屑道。

    当初被耀日大帝封印,玄刹大魔便知晓以耀日大帝斩草除根的性子,不将他击杀,是绝不会罢休的,一旦他疯狂疗伤、疯狂冲击封印,那只会引来耀日大帝更加的忌惮,甚至不顾一切后果将其击杀!

    因此,玄刹大魔始终没有疗伤,保持着自己虚弱的状态,以减少耀日大帝的戒备之心,而后将精力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挣脱封印的办法之上,最终,他成功的创出分身术,在前几日成功摆脱耀日大帝的封印。

    对于玄刹大魔的成功,王枫丝毫不意外,当一个玄皇境巅峰强者,肯花费近一千年去专研一件事情之时,他就必定会成功的。

    能突破玄皇境的存在,有哪一个是平庸之辈?

    只不过,王枫有些好奇,玄刹大魔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耀日大帝如此忌惮?能够执掌偌大的耀日帝国,耀日大帝的修为,必然深不可测,至少也是玄皇境巅峰,甚至更强。

    同为玄皇境巅峰,有的强到不可思议,有的甚至挡不住同级别强者的一击。

    整个耀日帝国中,偌大的疆域,怎么可能就耀日大帝一尊玄皇境巅峰强者?但这些强者,却都被耀日大帝镇压得死死的,足以看出耀日大帝有多么的恐怖?

    可他却对玄刹大魔如此忌惮,这怎能不让王枫好奇?至少,他到目前,还看不出玄刹大魔究竟有何不凡之处。

    只不过,虽然心中好奇,但王枫也没有继续询问,只要玄刹大魔不做违背他原则的事情,那玄刹大魔便是他神仙宗之人,他堂堂宗主,还不至于去窥探自己宗内之人的隐私。

    “那封魔榜又是什么?”王枫看向丘万丰,继续询问道。

    “封魔榜是封魔大会的榜单,以击杀被魔气侵染的妖兽数量为排名,排名越高的强者,将获得耀日大帝赐下的宝物,除此之外,还有巨大的名望,甚至能够在耀日帝国之中任职!”

    “只不过,以往的封魔榜,针对的是老一辈的强者,但这一次,却只是年轻一代的排名,此次封魔大会,没有任何一位老一辈强者参加!”

    丘万丰不敢怠慢,连忙出声道。

    闻言,王枫眼眸顿时闪烁过一缕精芒,年轻一辈弟子的争锋嘛?这个热闹,他神仙宗怎么着也得凑上一凑。

    当然,王枫真正的想法,是想让凌飞舞以及李庆去历练一番,正好将他们神仙宗的名号打出去,如此一来,他就不用每次都亲自跑出去招收弟子了,他堂堂一宗之主,怎能没有格调?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若长久以往,哪怕他神仙宗再强,也会被人瞧不起。

    真正的大宗,只需一句话,便能让整个耀日帝国境内的年轻天骄,为之疯狂,他神仙宗,迟早也能做到这一步。

    “现在距离封魔大会还有多少时间?”王枫撇了一眼丘万丰,询问道。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不到一个月嘛?也足够了!”王枫眼眸一眯,低语道。

    “阁....阁下,你该了解的也了解了,可....可以放老夫走了吧?”丘万丰畏惧的看向王枫,颤声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堂堂凌云宗大长老,有一天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此刻丘万丰的心中,对于王枫等人的恨意与杀意暴涌,只不过,他根本不敢表现出来,生怕被玄刹大魔再次殴打。

    “本宗问你,你若寻到那玄将境的年轻一辈,会如何?”王枫眼眸一眯,看向丘万丰,沉声问道。

    “将其带回宗内!”

    “然后呢?”

    丘万丰沉默了,吱吱唔唔,不敢开口。

    “说!”

    一道厉声炸响,使得丘万丰整个人浑身一颤,低声道:“若是小宗门之人,覆灭其宗,断其后路!”

    “嗤嗤,这便是这耀日帝国大宗的德性啊,比本魔还似魔!”一旁的玄刹大魔听到此话,脸上浮现着嘲讽之色,冷笑道。

    他虽为大魔,但自问平生从未做过一件突破道德底线之事,所谓的祸害世间大魔,不愧是战败者承受的后果罢了。

    “杀了!”王枫不在看丘万丰,转身带着邀月走了,不过却有一道极其冷漠的话语落在玄刹大魔的耳中。

    “不!”

    听到王枫的话,玄刹大魔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缓缓的走向丘万丰,在丘万丰绝望的眼神中,一掌拍击而下。

    “叮,恭喜宿主手下玄刹大魔击杀入相境强者,获得五百宗门值!”

    在击杀了丘万丰之后,玄刹大魔连忙跟上王枫,在王枫耳畔低语道:“宗主,既已与这凌云宗结下梁子,何不直接打到其宗内?”

    “也罢,那便去看看!”

    听到玄刹大魔的话,王枫略微沉思了一下,便出声道。

    这凌云宗能做出这种霸道之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若是知道他杀了凌云宗大长老,怕是他这神仙宗将麻烦不断。

    斩草除根,是这弱肉强食的修炼界中立足之根本!

    而后,王枫便带着玄刹大魔与邀月,朝着凌云宗赶去。

    ............

    与此同时,耀日帝国皇都耀日城,长麟侯府内。

    长相粗狂,身材魁梧的长麟侯林天雄端坐于宝座之上,底下站着长麟侯府老管家王老。

    “王老,云一这孩子怎么还未回来?让他去杀个凌家余孽,杀了这么久?”林天雄眉头微皱,不满的说道。

    封魔大会即将开启,林天雄还想趁着这段时间,压榨林云一的潜力,让他能为长麟侯府争光。

    “禀侯爷,属下已经让人去告知云一少爷了,估计云一少爷贪玩,可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老管家王老连忙恭声道。

    “哼!看来本侯还是对其太过骄纵!整日不思进取,整个耀日帝国的侯府中,哪一个年轻子弟如他这般不成器?”

    听到王老的话,林天雄冷哼一声,脸上闪烁着不满之色,若非只有这一个儿子,他都想回炉重造了。

    “侯爷莫要动怒,云一少爷只是贪玩而已,其资质颇为不凡,迟早有一日,必能领悟侯爷之苦心,奋发向上!”老管家温和笑道。

    “指望这小子成器?本侯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

    林天雄话语中,虽充斥着对林云一的不满,但同样也有着无限的喜爱。

    “这不,侯爷,有消息传回了,估计是云一少爷怕您等急了,先传消息回来给您汇报呢。”却在这时,王老察觉到衣袍内一阵颤动,顿时一边拿出一块令牌,一边冲着长麟侯笑道。

    “还算这小子有良心,知道本侯担心他!”闻言,长麟侯傲然笑道,眼眸之中毫不掩饰的展露溺爱之色。

    “快看看传音令符,看看那小子说了些什么?”

    “得嘞!”

    “侯......侯爷!”

    当老管家王老的魂念探入传音令符之中时,他整个身躯猛然颤抖起来,苍老的眼眸之中更是闪烁过一抹惊恐之色,拿着传音令符的手不断的抖动,直接朝着长麟侯跪下,颤声道。

    “何事如此惊慌?是那小子做了什么蠢事嘛?”看到老管家如此状态,长麟侯眉头一皱,沉声道。

    对于这个跟了他数百年的老管家,长麟侯无比的了解,除了真正的大事之外,根本没什么能让这老管家如此惊慌失措。

    “云.......云一少爷,死了!”老管家颤声道,语气中充满着恐惧,他很清楚长麟侯对这唯一的儿子有多么的宠溺,可以说,这林云一,乃是长麟侯唯一的软肋,也是不可触碰之逆鳞!

    轰!

    当老管家的话音落下之后,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从林天雄身上一闪而逝,震动整座大殿,他眼眸微眯,浑身上下没有展露出任何的怒气,但整个大殿之中的温度,在这一刻却徒然下降,让老管家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