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自行车,王大爷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刘爱国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半成品的自行车走过去。

    姜小白倒是没有刘爱国这么激动,自行车嘛,虽然也想要一辆,但是前世早就是淘汰的东西了。

    “这哪是我家的自行车啊,不用说我没有买自行车的钱,就是有钱,我也没有自行车票啊,上哪买去。”

    王大爷笑把两杯水放在桌子上给姜小白两人解释到:“我不是会修自行车吗,好多搞不到自相车票的人,还着急要买自行车,就拿钱买自行车的零件回来,然后找我攒一辆自行车。”

    计划经济时代,好多东西根本就不是你有钱就能够买得到的,还需要有指标,有票才能够买到。

    但是在这其中总是有空子可以钻的,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智慧,买自行车需要票,但是自行车坏了需要零件你不能够还要票啊。

    姜小白听着眼睛一亮,每一次从村里到乡里都需要走两个小时,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而且随着罐头越卖越多,销售的范围也越来越广,路程也越来越远,要是有几辆自行车能够节省不少的功夫。

    姜小白刚准备开口问问情况,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爸,妈,我和娇娇带孩子回来了。”说着一个男人就推门进来了,然后姜小白和刘爱国看着进门的男人就愣住了。

    进门的男人看着姜小白也是一愣,但是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却扑倒了王老头怀里,叫着姥爷,王老头抱着孩子也是一副溺爱的表情。

    姥爷,卧槽,我说怎么来的时候感觉这路有些熟悉呢,还以为销售科的宋科长和王老头是邻居,原来竟然是特么女婿,姜小白终于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了。

    “都是熟人了,就不用我介绍了,卫国你给娇娇介绍一下吧。”王老头抱着外孙直乐呵。

    宋卫国简单的给妻子介绍了一下姜小白、刘爱国二人,王老头的闺女王娇娇客气的和姜小白二人打了个招呼以后就转身去厨房帮忙了。

    “小白同志你们罐头做的怎么样了?”宋卫国坐了下来随意的问道。

    “还行,我们今天来是付那5000个罐头瓶尾款的,到了厂子里边正合适赶上王大爷下班,就跟着来家里蹭饭来了。”姜小白开口解释到。

    “付尾款,没到时间呢啊,不是说三个月吗?你们有钱了,你用着急的。”宋卫国笑着说道,也没有问姜小白村里还没有收秋,粮食没有卖掉,他们哪来的钱。

    都是聪明人,没有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这个时候做生意还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

    “其实我们不光是付尾款,还要订购咱们厂子剩下的那些罐头瓶。”姜小白笑呵呵的说道,既然在这遇上了,很多时间事情比去办公室说还要效果好。

    /正“‘版-h首_^发*0gF

    宋卫国听着姜小白的话语,眼睛就是一缩,上一次姜小白来的时候身上估计最多也就是100块钱,现在才过去堪堪半个月,不仅要支付剩下的尾款,竟然还要订剩下的15000个罐头瓶。

    要知道光是把上次的尾款付清就需要167块钱,而剩下的15000罐头瓶,付三分之一的定金就是250块钱,加起来就是400多块钱。

    400多块钱啊,不用说放在农村,就是县城里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不到50块钱,除了平日里的花销,一年下来就是节约也只能够剩下100多块钱。

    而在姜小白这,400块钱,竟然之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其实他估算出来的只是姜小白他们的一部分身价,只是这样也足够他震惊。

    要是让他知道这只是姜小白他们半个月盈利的四分之一不到,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付清尾款,再付15000个罐头瓶的三分之一定金,那可是400多块钱啊?”宋卫国虽然之前就看好姜小白,但是短短半个月能够挣400多块,还是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

    “对,付清尾款,再付15000个罐头瓶的三分之一定金。”姜小白肯定的说道。

    “好,好,吃完饭以后我们回厂子里安排。”宋卫国平复了一下心中的震惊,只是看着姜小白的目光还是压抑不住的惊讶。

    是,这个时候做生意挣钱,但是也不是谁都能够成功的,像他小舅子,在农村收了那么多的鸡蛋,结果换不出去,砸在手里了,老丈人王老头因为这事不知道多上火呢。

    更何况就是做生意可以,也不是谁都能够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就挣这么多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宋卫国正想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就推门进来了,上身穿着一件洗的有些发黄的衬衫,下身穿了一条绿色的裤子,进门的时候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眉头紧紧的皱着。

    看见姜小白和刘爱国两个人陌生人在家里,王超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父亲。

    “这是姜小白和刘爱国,上马公社建华大队的知青,”王老头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儿子介绍。

    王超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鬼,他还以为是家里什么远房亲戚呢,结果是建华村两个知青,这和家里有什么关系啊。

    “你好,我叫姜小白。”姜小白笑着站起来说道,他对王超还是挺感兴趣的,这个时候敢折腾的人不多。

    “你好,王超,你们是建华村的知青,你们建华村有拿鸡蛋换粮食的吗?你知道的现在农村都穷,粮食不多,而城里人吃的少,正合适拿剩下的……”

    王超说着就开始跟姜小白聊起来,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姜小白隐蔽的看了王老头一眼,你这基因挺强大啊。

    “给我滚出去,钱还没有赔够啊,老子的棺材本都让你赔了,臭鸡蛋给老子收了一院子……”

    王老头一听王超说话,脾气就控制不住了。

章节目录